生命中 有不能承受的痛
2008-09-19 23:06:03
  • 0
  • 6
  • 52

2008年,大喜大悲,多灾多难。

政府希望着奥运会一帆风顺,老百姓希望在家门口看个热闹。

但从初春开始,雪灾冻雨、矿难、火车翻车、手足口病、火炬传递受阻、西藏暴乱、汶川大地震,接二连三,人民在惊讶与痛苦中,承受着,有力的出力,有钱的出钱,应对着自然的变幻。

奥运会金碧辉煌、举世瞩目,成绩有目共睹,独占鳌头,面子有了,里子也好象有了!中国人,该有多么的自豪和骄傲。

然而,奥运会刚结束,毒奶粉事件来了。

先是三鹿奶粉,三聚氰胺超标,引发幼儿肾结石,乃至死亡。上千人,结石宝宝,多少人无可奈何、愤怒、无言的愤怒!

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?

接踵耳而来的毒奶粉事件,涉及22家工厂的奶粉三聚氰胺超标,涉及香港、台湾,涉及到雪糕、奶制品、使用了奶粉的食品。

人们在思考:这个国家到底在哪些环节上出了问题?奥运会有了,那是国家与国家的大事,对于老百姓,如果日常生活中,连对食品和药品的基本安全感都没有,人民该相信谁?!相信什么?

这是《凤凰卫视》的一个评论,有总结四条:四个领域,积重难返!一、缺乏职业道德,原因是钱;二、缺乏良知,做人、做事缺乏底线;三、缺乏清廉政治,官商勾结;四、缺乏新闻监督,政府威望下降。

  人人都明白,如何纠正?如何执行?《凤凰卫视》邱振海开药三味,说是:体制内惩治腐败,体制外独立的新闻监督,再之外道德重建。

药方开了,要菩萨保佑,谁听的进?谁做得了?谁保证有效?!

面对22家工厂的毒奶粉,面对众多的衍生毒奶粉产品,面对着芸芸众生辛苦的养儿育女,却为毒奶粉无可奈何!只好说:众多的监督机构、执法机构、生产工厂,各位父亲母亲儿子姑娘兄弟姐妹,请您回头,看看自己生下来的路,您靠什么长大成熟?

看台湾选举时,被选举人做秀,马英九去插秧,很滑稽,但他在认真的做!住南部农村,他是一家一家、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的去接触。

内心里,不喜欢马英九,太书生气、清廉而又势利;但欣赏他的哪怕是做秀的作为。

看到一个报道,某县的书记在农村租了一块田,空闲的时候自己耕种,问他:说是为了休息调剂。其实这样的书记也很少了!开会、视察、讲话、专与富人为友的官员,又有多少心思来考虑到老百姓的奶粉有没有三聚氰胺?何况三聚氰胺不在国家标准内控制!

但在老百姓,这些年知道的名词,触目惊心。

问题淹菜,用超标亚硝酸盐;红心盐蛋,用苏丹红颜料;海鲜水产品,用福尔马林;大米,用雕白块;鱼,用避孕药;类似的事情,不再列举!为什么?一而再,再而三,不断根,恶事不绝种!

人心不善,人心贪婪,而对百姓的教育首先不善,教育迷恋钱、教育太功利太贪婪!

首先是教育害人!从幼儿园开始,学习的就是为了高考、就业、工作而设计的知识与技巧,而不是道德为人!上小学,课文补习收费、中考、高考、大学教育产业化,老百姓的心和对子女的希望,首先在钱和关系、权利里打滚,你怎么样来期盼人心向善不贪婪?!

重新恢复社会的清明道德底线,从恢复教育的本色开始。

民以食为天,人们依赖粮食、干净的水源、干净的环境、干净的空气,但这些干净从哪里来?

粮食来自于土地,产量来自于改良与土地的肥沃。我们的土地越来越少了,我们的土地越来越坏了,有多少人去亲力亲为,看看,摸一摸,想一想!我们只愿意索取,付出多少?

有次坐火车,经过杭州到宁波,那可是中国最富裕的江南了,沿途,有水田荒芜,有垃圾堆积,有厂房闲置,没有人呼吁担心,我们会不会有一天没有饭吃?会不会用了太多的化肥、农药而土壤需要休息?

官员们前呼后拥,视察的轰轰烈烈,最喜欢的是土地开发、土地整理、土地一块块的变化成为房地产、工业区,老百姓靠什么依存?

土地,是人民赖以依存的;土地权属于国家,国家属于谁?当地震来临的时候,我仿佛听到自然的吼声,也感到人类的渺小和无奈,更感到权力的苍白和无奈。

再看看水源,周围的河流,长江、黄河,不再那么的清澈透明!我们的确缺乏能源,缺乏根除洪水的措施,但是我们不需要那么多的高高的堤坝,阻断了世世代代滋养我们子孙万代的母亲河的生命!绵延的雪山流下的,不再是绵长的清流,河水成为一段一段的大水塘了,没有那么畅游的生命,没有那么协调的营养,鱼儿又如何翻越那高高的大坝,去大海产子,去上游寻根?

在三峡的白帝城,夕阳下,江水被浮起的泡沫垃圾包围。这样的环保,我们是不是该警惕惊醒!

改革开放后的中国,经济高速发展,而付出的代价却相当沉重!加工业,成为世界工厂;重工业,成为大量矿石原料能源的消耗机器。

一方面在收获物质的利益;另外一方面,在透支国家的健康和子孙的资粮。大量的开采、消耗资源、能源、环境,我们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什么样的中国?有所取,有所收敛!应该是国家所重视的!

比如钢铁工业,2007年,中国已经四亿七千万吨钢,世界头号钢铁生产国。然而铁矿石缺乏,每年大量的,几乎大多数的矿石进口,赚取的利润多少比例进了澳大利亚、巴西、南非、印度矿主的口袋?而钢铁的废水、废渣、废气永恒的留在了中国。然而中国钢铁还在扩张,沿海设置的几大工厂,真心的希望,别污染了东西南北的海洋!?

老百姓在说,在想,官员们怎么想?

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评论员杜平的博客中写道:“中国的现状……,宏观上看似有序,微观上却是混乱不堪。……,在过去二十多年里,论经济增长和财富增加的高速度,中国可谓天下无敌;但与此同时,中国的生存环境、社会风气、政府信誉、企业责任、公民修养等等,同样以无可匹敌的速度向低劣的方向滑行。……,凡是来自中国官方的人员,无论是政府、学术界还是新闻媒体,基本上都带着急功近利的目标和心态而来。他们最关心的领域,大致上只是经济、外资、城建。当然,了解一下新加坡反腐倡廉的经验,也经常是考察的范围,但大多都是浅尝辄止。……,心中不思考下一代,不把子孙后代的前途放在政策和行为的首位,任何政府官员、任何企业管理者、任何社会成员,就难有长远的目标和踏实的行为,政策会变得缺乏人性,手段会变得不顾后果。……,新加坡经验的精髓是什么?……,叫做诚实”。

姑且不评价杜平先生的对与错,但缺乏诚实的品质和环境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

有次开会,一个做过厅级干部的领导讲了个笑话,说:没有做过官不知道什么叫官僚,做过了,知道一个衙门就只有一个主官,其他的都是主官的僚,僚们围绕着主官的意旨,好与坏,对与错,真是那么重要?!然而主官的意见决定了僚们的地位、升迁、待遇,所以僚们的意志多是主官意志的体现。这样的体制造就如何的官制,个中原由不得而说。然而主官的意志,不同主官的意志,与法律和制度的意志,显然有着分明的区别。

战争中,主官不在位,有制度的递补;不会因为人员的变化而变化。而在和平时期,由于非战争环境,官僚制度与职位制度的,决定了执行的分别。

回头说道毒奶粉事件,网上记载的三鹿公司是很规范的公司,国家的各种部门和制度也有,据说检验程序有1100多道,然而如此多的程序和部门,并没有阻止毒奶粉事件的发生。而且众多的毒牛奶公司的存在,如此长的时间和存在范围,一切免检?

谁的职责?谁失去了监督和权利?

只能说官僚和某些制度的缺失!而归结于某些人的官僚,无碍全局。

但在事实,却没有推脱的空间和理由。

生命,是每个有血有肉的个体,眼看一个一个幼小的生命,自己的儿女亲人,在自己的、社会的淡漠无奈中,被伤害、摧残,这是一种不能承受的痛!

如果这个痛,要全社会来承担,谁能够忍受?

在井冈山,看到三大纪律、六项注意,注意的都是小事:上门板、捆铺草、说话和气、买卖公平、借东西要还、损坏东西要赔。

多么朴实的语言!为的是民心、生存、人民的支持,没有扎根于人民心中的支持,井冈山的红色政权能够存在吗?

在掌握权力后的政党和政府,如何对待权力,对待人民,这也是一个政治力量所不能不承担的责任!哪怕是千难万险,刀山火海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